那个让你买不起印度救命药的人,可能是莫迪

时间 :2021-09-04 作者 : 来源: 浏览 : 分类 :新闻资讯
美国的经验很有启发性,但印度必须找到自己的道路

被称为现代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是自由市场的倡导者。他的追随者认为,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应该由供需关系驱动。

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之一,它的领导者特朗普却试图在亚当·斯密的理论中挑骨头——控制药品价格。在不久前的国情咨文中,他向全球制药巨头传达了“披露真实价格以促进竞争”的信息。

但印度的政策制定者却似乎在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过去几年的政策变化,逐渐削弱了印度国家药品定价局(National Pharmacetical Pricing Authority,以下简称NPPA)的权威,引发了关于“药品制造商价格自由化时代即将到来”的讨论。

这可能与印度政府将印度打造成投资友好国家有很大关系,但其代价沉重。

削弱NPPA的力量

自20多年前诞生以来,NPPA一直是个灵敏的监管机构,它依据药品价格控制令来调控药品价格。但是现在,NPPA受到了极大的冲击,政府为了使其成为一个不那么有侵入性的机构,正在削弱NPPA的权力。

1月3日,印度联邦药品管理局(the Department of Pharmaceuticals, DoP)发布了一份通知,提出对跨国公司和本土公司创新药品的价格控制暂停五年。拥有快速审批通道的罕见病药品制药商,也可以自由定价。

事实上,专利药物的定价是一个困扰印度十多年的问题。一份2007年首次发布的官方文件中,重点关注了包括加拿大、英国和日本在内其他国家的定价结构。这份文件征求了一些个人、患者和公司等利益相关者的意见,提出的模式在很大程度上采用了国际惯例。

但大约六年后,这份报告被掩埋了。

DoP委托了一个新的小组,成员包括NPPA、卫生部、化学与肥料部的代表,但是创建定价框架的努力仍然没有结果。与美国和欧洲等发达市场相比,尽管大多数全球制药商在印度提供折扣价格,但考虑到印度的人均收入,这些价格依然很高。

在最近药品价格政策的重大转变之后,又遭遇了另一个打击。为了削减NPPA的权力,政府决定成立常设委员会,负责监督药品定价制度。它由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的Vinod Paul领导,成员包括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卫生研究司秘书、卫生服务司司长,工业政策与促进部联合秘书,而NPPA的负责人不是这个机构的成员。

这个新小组将向NPPA提出与药物定价相关的建议和决定,它还将拥有调查定价相关事宜的自主权。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在接受《经济时报》采访时说,他很疑惑,为什么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会进入其他部门的运行领域。他补充道,如果政府正在考虑削减NPPA的酌处定价权,那么应该修改药品定价控制令,设置足够的保障措施,并界定其范围。

没牙的老虎

虽然这些监管变化标志着制药行业自由、灵活的定价机制,但NPPA很可能会沦为纸老虎。尽管它有权限制药品的定价,但它的决定将受到审查。在过去几年里,这个监管机构被一步一步地架空。

可以肯定的是,NPPA在过去的几年中功过相当。

它曾获得称赞,它在控制药品价格方面非常成功。健康活动人士称,2013年至2017年间,NPPA为消费者带来了价值222.1亿卢比(依据1995年的药品价格控制令)和760.5亿卢比(依据2013年的药品价格控制令)的综合福利。

在截至2014年4月的三年期间,NPPA开出了60.6亿卢比的罚单,并收到其中的7.4亿卢比。2014年5月至2017年7月,NPPA根据1995年的药品价格控制令和依据2013年的药品价格控制令开出了超过245亿卢比的罚单,实际收到了约50亿卢比。

它也曾遭受非议。即使在药店发现旧批次的产品,公司也会收到高额罚单。由于医疗机构增加了包装成本,冠状动脉支架价格降低80%并没有完全惠及患者;制药商修改价格而未事先告知,也被NPPA开出罚单;此外,NPPA的作为被投资者视为对企业不友好,投资者呼吁“可预测”的政策环境。

据报道,早在2016年,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就提议彻底解散NPPA。经过包括总理办公室在内的最高级别的讨论后,得出的结论是,NPPA为制药业制造了障碍,违背了政府吸引全球投资和塑造企业友好形象的举措。

2017年8月,药品司发布了一份药物政策草案,试图彻底改变NPPA的角色。

虽然它提到了强化NPPA的方法,药品司希望它是一个由全职成员组成的多成员机构,所有决定都是通过协商一致做出。

NPPA和药品司都隶属于印度化学与肥料部,但是药品司似乎更有分量。这就是多年来,NPPA和药品司之间总合不来的原因。

NPPA与药品司的爱恨情仇

此外,NPPA做出的一些决定尽管用意良好,却适得其反。2017年莫迪总理称赞NPPA将冠状动脉支架的价格降低了80 %,但后来有报道称,医院并没有将这一好处完全给到患者。

这一举动产生了更深的影响。NPPA的行动伤害了如雅培、美敦力和波士顿科学公司等美国制药商。在美国与美贸易代表举行的几次声势浩大的会议上,印度政府高级官员因印度国内药品价格控制对外商投资造成阻碍而遭到抨击。

一些行业专家认为,这导致NPPA成为了包括印度总理办公室在内最高层的眼中钉,从而削弱了在控制药品和设备价格方面的权威。

与此同时,在跟向来声称印度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对话时,印度医药联盟秘书长DG Shah也表示,需要对价格进行监控。

“新药高昂的价格引起了全球的巨大关注。甚至像荷兰和瑞士这样的欧洲发达国家也在探索,把强制许可作为控制新药价格的一种手段。”他说。

美国的血泪教训

印度从美国的控价失败中吸取教训,可能是明智的。

美国医保覆盖率达到85%,但是由于缺乏价格控制,医疗费用高得离谱。美国的医疗预算已经膨胀到了GDP的18%左右,几乎是其他发达国家的两倍。特朗普甚至威胁,将对制药商采取严厉行动,以防止基本药品价格持续上涨。

市场决定的医疗保险定价在美国似乎不起作用。

民主党发起了一场辩论,允许在医疗保险计划(覆盖老年人)下拥有医保的人就药品价格进行谈判。众所周知,美国向来反对印度的药品价格政策,但现在美国似乎尝到了自己的苦果。

美国正努力控制其制药行业,防止药品价格上涨。但特朗普总统对制药业的一再呼吁并未起到实际作用,美国的品牌制药工业甚至认为,政府的行动会阻碍药品研发。

而印度政府也并没有完全放弃控制药品价格的计划。

最近有媒体报道,一个高级政府小组提出的通过最高限额和强制许可来调控专利药品价格的建议正在被商议中。2012年,印度政府应总部位于海德拉巴的Natco Pharma公司申请,对德国拜耳公司的肾细胞癌专利药物多吉美(Nexavar,又叫索拉非尼颁发了强制许可。但是,由于美国行业游说团体的持续反对,从那以后印度没有颁发过这样的强制许可证。

尽管印度政府看似屈服于行业压力,但其政策制定者却发出了相互矛盾的信号。美国的经验很有启发性,但印度必须找到自己的道路。

志象网,见证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之路。

相关新闻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ft618.cn”的所有作品,均为发帖618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发帖618http://www.ft618.cn”。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发帖618)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3.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联系邮箱:16784735@qq.com。 击编辑文字内容

发帖618 WWW.FT618.CN